西藏生死書

『我對此書有什麼期望呢? 我希望它能喚起一種無聲的革命,讓我們以完整的方式來看待死亡,來關懷臨終者;並能以完整的方式來看待生命,關懷生者。』—索甲仁波切

索甲仁波切所著的《西藏生死書》是部享譽盛名的靈修經典钜作,本書被視為藏傳佛教教義最完整又最具權威的代表作之一。

《西藏生死書》─源自藏傳佛教核心的靈感與啟發,一本生與死的手冊 ,清晰又極具啟發性的介紹禪修、心性、業、輪回、慈悲的臨終關懷以及精神之道的磨練與回饋。

本書在全球八十個國家、以三十四種語言發行超過七百萬冊。它被許多醫學與宗教院校的團體和機構採用為參考書籍,護理人員、醫師與保健專家也都廣泛地在使用這本書。

 

索達吉堪布如此描述西藏生死書:

「《西藏生死書》給我的第一感覺是,索甲仁波切對自己的傳承上師有很大信心,書中收錄了許多他與上師們的精彩片段和心得收穫。
第二,作者將佛教中甚深難懂的教義,與現代人的思維相結合,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表達出來。
第三,本書有很強的理論依據,同時也有可付諸實踐的修行竅訣。
自《西藏生死書》問世以來,在東西方非常受歡迎,依靠它,無數人提升了對生活的希望、對人生的感悟、對生死的認識。相信你讀了之後,不管是否信仰佛教,都能從中得到利益,讓自己在面對生活、面對死亡時,戰勝內心的各種恐懼,得到不同程度的安全感。
總之,它是一本好書,是可以一直陪伴你的好老師。」

 

1.《西藏生死書》是我隨身攜帶、會擺在枕邊或床頭看的一本書之一。對我而言,它對「中陰」--即生與死的這段過渡期--賦予了最佳的解說。每次我一讀它,就帶給我信心與力量。在我的文化傳承裏,「死」這個字,連開口都是種禁忌,好比只要閉口不提,就不會發生似的……相反的,在我住的藏人村落裏,人生無常可是所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無人不曉、奉為常識的,也因此他們能夠平靜地為死亡做準備。孔子說:「不知生,焉知死?」然而,我覺得正因為我們對它的無知,讓我們漢人對死亡有錯誤的認知,而只能無助地面對死亡。我非常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認真省思死亡和生命意義的議題。

– 中國藏傳藝術研究員Dongmei Liu
2.「我是一直到自己父親過世,才在家族中親眼目睹死亡……兩年前父親中風後,我才開始瞭解生是如何被死牢牢地掐住,就在這一刻……當時我正在讀《西藏生死書》,那時中文版剛在中國出現,結束一整天辛苦地照料父親,我才發覺索甲仁波切所言不假:死亡會無預警地來到,我可以看到無常如何襲向我的父親,起初中風來得突然,然後在備受痛苦的折磨下,慢慢地步上死亡。我的父親也因此日漸消瘦,我想讀《西藏生死書》給父親聽,但又深怕犯了大忌,不該對將死之人提到死這回事。按照我們的風俗民情,死亡大事當真是難以接受的。但是,我要父親死後能投生淨土,於是在一個午後我開始讀給他聽,一天一頁,當我讀到第三百零八頁時,他過世了。我發現我並沒有像我的母親、弟妹一樣地哭泣,事實上,我還蠻欣慰自己有勇氣把這本書念給他聽的,有好幾次——甚至在死亡緩緩地迎接他嚥下此生最後一口氣時——他以無聲的淚水、淡定的微笑和輕安的表情回應我。」

– Dong Fang , 55歲,影視器材租賃業老闆
3.「移民到南非的Annie Wong,是我的朋友,在二十年前,把這本《西藏生死書》當成禮物,送給了我。當我拿到這本書的時候,我還不大瞭解,日後它將有多麼的受用。Tinny的大女兒三歲時在學校跌倒過,使得健康產生嚴重且慢性的退化。當Tinny移民到澳大利亞時,她的女兒已經失明,必須倚靠輪椅行動。澳大利亞的專家沒能診斷出她的病因,Tinny跟她的兩名女兒於是逕自離開,前往北京與她的先生會合。《西藏生死書》是我離開那一天唯一帶上行李的一本書。行李加上輪椅,我一個人能做的有限。我的小女兒用小手抓著我的褲管,一步步地挨在我身邊走著,當時為了不讓她們擔心害怕,我也只能把淚水往心裏收。

在北京的那段時間,我先生鎮日埋首於工作,而我也還在尋找出路中,大部份的時間我都待在家裏照顧兩個女兒,心裏害怕卻又必須假裝堅強。無助悲傷中,只能眼睜睜看著幼小的女兒病情惡化。我的整個家族沒人面對過死亡,當時的中國對宗教尚未開放,也沒什麼佛法的朋友,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讀《西藏生死書》,為最後到來的那一刻做準備。」

我的女兒終究還是住院了,我日夜不分地待在她的身旁,日復一日,在醫院的時光,我們過得相當艱苦難熬。我可以感受到醫生和護理人員對我的女兒並不太關心,治療一個殘障女孩,似乎是一件浪費時間的事……我不敢讓女兒獨自留在醫院裏,因此我連回家洗澡的時間都沒有……之後有一天,一位護士過來跟我說,看我沒有放棄殘障又生病中的女兒,既堅強又有耐心地照料著,她很受感動。她表示願意請護理人員來照顧我女兒,也問了我是否還有其他的要求。我只求他們能讓我花幾個小時為我的女兒祈禱。因此,他們闔上了窗簾,假裝我女兒還安好的活著。在六個小時內,我親眼看著女兒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嚥下最後的三口氣……我非常感恩索甲仁波切寫了這本《西藏生死書》,還有感謝Annie Wong的善意。因為他們在我最徬徨無助的時候支援我,幫助我有能力、幾乎可以說是不慌不亂地、安適走過這一切,他們讓我知道在我女兒死時,怎麼做對她是最有益處的。

4. 「對於即將辭世的人,我們應該怎樣關懷他們?想到有一天自己關愛的親人和好友也會離開人世,到那時自己該如何面對?怎樣給他們最後的關懷?當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自己愛的人最需要的是什麼?周圍的人可以做些什麼來減輕他們的痛苦?這些問題都是如此相關、切身,但我在讀這本書之前從沒認真想過這些問題。《西藏生死之書》的作者提醒我們:死亡是一條人人必經的道路,我們沒有理由不關心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經歷死亡,讓我讀這本書的時候有了份鄭重。 就算不是佛教徒也應該瞭解。

– 選自豆辦書評
5.「這本書是我一生的禮物,是我尋找的答案。從遇到它開始,它不曾離開過我,至今,已經看過3本,也推薦給了很多的朋友。正如我希望的一樣,當這一世快要把我淹沒時,這本書能喚起覺醒。盲目的生存和死亡沒有分別,而真正的死亡,卻是我們解脫的最佳時機,它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於我們不敢正視。所以,我們恐懼。不要懼怕死亡,開始看這本書,正視這個充滿機會的時刻,如果你不想再次的墮入輪回。看了這本書,我瞭解到與死亡友好的相處,瞭解到臨終關懷對於人類的終極意義,所謂尊嚴,在臨近死亡的那一刻才被真正的賦予。」「不久前,去探望即將去世的老人,試圖用書上的知識來面對,沒有成功,因為被周圍淚眼婆娑的親友們圍繞著,這才意識到,一個人要高貴的離開是多麼的困難。通過宗教來安撫和治療當今的迷亂心靈,是多麼的重要。

「…使得本書更像是一本心理治療的手冊。其中對於死後的旅程有詳盡的描寫,當然,要能徹底把握如此關鍵的時刻,需要常年的修行功夫,我們能做的,就是從這一生開始。

– 選自豆辦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