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甲仁波切和他的教法

1971年索甲仁波切來到英國,進入劍橋大學研讀「比較宗教學」。仁波切起初擔任上師們的翻譯與助理,隨後才開始親自傳法。仁波切旅行到許多國家, 認真觀察人們的真實生活,從中尋找新的方法來詮釋藏傳佛教 。

仁波切的學生和其他的上師們都認為仁波切賦有極其獨特的溝通能力,能把此智慧傳承的精要,在不失真意下,化繁為簡,讓聽聞者都能理解認同。

這點可由他的創世巨著 – 《西藏生死書》所證明,這本書已在八十個國家,以三十四種語言,發行超過七百萬冊。單在中國就已發行了四百萬冊。幾乎每一天仁波切與和他的學生們都會聽到來自全球各地讀者分享的感悟,講述這本書如何在生命危機或失去親人的艱困時刻幫助他們的動人故事。

仁波切已經有四十年的傳法經驗,現仍馬不停蹄地在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亞洲等地弘法。

 

 

仁波切個人對於心性的體悟是如此深奧,許多藏人上師描述到他們的觀察:仁波切在遍滿的心性中創造了一種特殊的氛圍,讓來自他上師們的加持可以穿透…聽眾宛如真的見到了這些上師,因而得以親自體驗超越凡夫心面向的傳遞。

正因他這種不可思議,毫不費力傳遞心性的天賦,現在,甚至有上師遠從藏地而來,請求指引心性。這些上師們知道能像他這樣介紹心性的人寥寥可數。

敏珠林的傑尊康卓仁波切(Khandro Rinpoche)解釋道:「仁波切現在對你們傳的法通常是需要我們佛教徒翻山越嶺走遍世界,追隨上師後再要花好些年的功夫不斷奉獻忍受各種考驗後,才會有上師願意給我們如此深奧的口訣開示,我們有幸能從仁波切那裡得到這種智慧,這是無比的加持。」

索甲仁波切在傳法中融入殊勝的大圓滿法精神。大圓滿的修持在藏傳佛教裡屬於最古老、最直接的智慧之流。仁波切將它稱為「一切諸佛和一切修行法門的心要,個人精神進化的極致」。能讓我們了悟內在的心性—我們的真面目,最明確、最有效、最契合現代人的法門就是大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