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甲仁波切和他的教法

1971年索甲仁波切来到英国,进入剑桥大学研读「比较宗教学」。仁波切起初担任上师们的翻译与助理,随后才开始亲自传法。仁波切旅行到许多国家, 认真观察人们的真实生活,从中寻找新的方法来诠释藏传佛教 。

仁波切的学生和其他的上师们都认为仁波切赋有极其独特的沟通能力,能把此智慧传承的精要,在不失真意下,化繁为简,让听闻者都能理解认同。

这点可由他的创世巨着 – 《西藏生死书》所证明,这本书已在八十个国家,以三十四种语言,发行超过七百万册。单在中国就已发行了四百万册。几乎每一天仁波切与和他的学生们都会听到来自全球各地读者分享的感悟,讲述这本书如何在生命危机或失去亲人的艰困时刻帮助他们的动人故事。

仁波切已经有四十年的传法经验,现仍马不停蹄地在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亚洲等地弘法。

 

 

仁波切个人对於心性的体悟是如此深奥,许多藏人上师描述到他们的观察:仁波切在遍满的心性中创造了一种特殊的氛围,让来自他上师们的加持可以穿透…听众宛如真的见到了这些上师,因而得以亲自体验超越凡夫心面向的传递。

正因他这种不可思议,毫不费力传递心性的天賦,现在,甚至有上师远从藏地而来,请求指引心性。这些上师们知道能像他这样介绍心性的人寥寥可数。

敏珠林的杰尊康卓仁波切(Khandro Rinpoche)解释道:「仁波切现在对你们传的法通常是需要我们佛教徒翻山越岭走遍世界,追随上师后再要花好些年的功夫不断奉献忍受各种考验后,才会有上师愿意给我们如此深奥的口诀开示,我们有幸能从仁波切那里得到这种智慧,这是无比的加持。」

索甲仁波切在传法中融入殊胜的大圆满法精神。大圆满的修持在藏传佛教里属于最古老、最直接的智慧之流。仁波切将它称为「一切诸佛和一切修行法门的心要,个人精神进化的极致」。能让我们了悟内在的心性—我们的真面目,最明确、最有效、最契合现代人的法门就是大圆满。